MG电子游戏

当前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正文

《总有一个吃包子的理由》:看的是包子,还是绘本?1000708

(2019-07-09) 最新资讯 126 ℃

《总有一个吃包子的理由》是一本国产原创。好评度比较高,市场欢迎。至今一版已经七印了。


逗比100绘本讨论群的小伙伴交流时,一个情况比较普遍:

这本书,大家谈论书的内容较少,无论是故事、人物、绘画,都不怎么被提及。大家多是由此起兴,启动自己的包子记忆,回忆美味与童年。关注点不在这一个故事、这一本绘本,而是在包子


而孩子们看这本书,关注点不单不在毛毛和妈妈,甚至也常常并不在包子,而在跟妈妈犟嘴能赢,和书中丑萌的形象。


就连那篇印在本书正文的朱自强先生的导读,也只用了极短的一段,仅占全文8%的篇幅,提及本书的绘画创意。其他几乎通篇都在写儿子跟妈妈犟嘴“关乎儿童的心智发展”这一类的事情。


别问我怎么算出来的。我没有逐字数字数!

人家拿尺子量了文章的长度!3.7/45.5=8.13%。


美食是一个很容易唤起成年人的乡愁和欲望的话题。

这本书,点选得很巧妙,填补空白。年轻的父母一看书名“包子”,立刻起共鸣,条件反射隐隐有口水需要吞咽几下,于是就拍板掏钱买书了。


PS:

这篇导读占页面的喔,2个P。

作为一个自己掏腰包买书的中国消费者,我对于逢绘本必出导读、甚至把导读印在正文里算字数算页面收读者钱的做法,非常非常介意!不喜欢!

没有导读,读者就看不懂绘本了?更何况,颇有一些大咖写导读,虚情假意、空洞到莫名其妙、令人咋舌。


我有个小帐本,记着那些这么做的绘本和出版商。以后买绘本的时候,单凭这一点,就扣分!


——为了这篇文章不再没必要的乱得罪人,我就不点名骂某些写得狗屎一样的名家导读了。嗯,我学聪明了。


文字作者袁晓峰老师是亲子阅读、阅读推广领域比较资深的大咖。公开资料好象查不到她的年龄和籍贯。

绘画作者顾强龄1988年出生于沈阳,中央美院毕业,现在巴黎学院插画和漫画。

拿到这本书时,我曾一惊:“这本书的灵魂在哪里?”

雪说:“这是画《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和《我可不怕打针》的那个人画的吗?”

她还是有眼力的,这本书的绘画风格神似日本绘本大师长谷川义史。

长谷川义史《我可不怕打针》

VS

顾强龄《总有一个吃包子的理由》


在网上看到过一篇顾强龄的《总有一个吃包子的理由》创作谈(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可见)。他自己曾坦然地介绍过这本书的创作过程:

2014年的冬天,我的大学同窗也是蒲公英童书馆的编辑董丽俊把“包子”这个故事发给了我。这是我第一次读袁晓峰老师写的《总有一个吃包子的理由》的文本。他们正在找绘者,而我正和爱人在法国留学。也许这就是缘分。当我读完主人公毛毛的故事后,我不禁将我自己和毛毛联系在了起来。同样怀念这家乡菜的味道,同样也在国外生活。正是这个故事,一下子勾起了我对家乡的思念,对外婆的思念,也唤起了我对味道的那份记忆和情感。于是我希望和袁晓峰老师合作,把这个又有趣又有爱的故事表现出来,作为送给孩子们的礼物。

......

渐渐地,毛毛和妈妈的形象浮现在我脑海中,并越来越清晰,于是我试着画了一些形象。虽然与袁老师与出版社远隔万里,甚至从未谋面,但是我们建立了一个讨论组,彼此发表自己的想法和意见。故事给人的感觉是活泼热闹的,于是出版社给出的建议,是否能感受一下日本绘本画家长谷川义史先生的绘画风格。之后当我看到长谷川先生的画后,很受启发并十分的喜欢。慢慢的去学习,去寻找,寻找自己,寻找自己心中的表达。正是彼此良好的沟通,信任和尊重是这个故事能最终实现的基础。

整本看下来,《总有一个吃包子的理由》不是一个“向大师致敬”的绘本作品,而是一个模仿作品,是绘者听取出版社的建议,模仿长谷川义史的画风画出来的。创新性谈不上,绘者的个人风格也谈不上。


但是,实事求是地说:

作为一部模仿作品,它算得上是认真的、敬业的、职业的。人物形象和绘画风格虽然是长谷川义史的,但细节呈现上是较为写实的中国沈阳,耐得起推敲;绘本大师常会埋的线和梗这本书里也都有。

它是一部及格的作品。


绘本100的第七期在千聊。

第八讲《总有一个吃包子的理由》这一讲,我逐页讲评,讲完发现居然用了80分钟。按我的语速,那就大概是22000字。

吓死人!也不知道讲了什么,讲完就忘了


无外乎从封面看到封底,夹叙夹议,想到哪聊到哪呗。

封面。

封面选取了正文中的一张图。

毛毛和妈妈在包子铺正在啊呜啊呜大口吃包子,包子铺的女店员笑咪咪地在给他们上第三屉包子。桌子、凳子,碟子、筷子、笼子、包子,调料瓶、筷子筒,乐呵呵笑咪咪的三个人。

——除了“这娘儿俩居然吃三笼共18枚包子,食量可观啊!”可能会让人发个呆之外,这个封面基本上是写实的,成立。


环衬。

前后环衬都是高高兴兴吃包子的人头。

前环衬是12个中国人头,一排四个、共三排,重复出现一次;后环衬是9个外国人头,一排三个、共三排,重复出现一次。

——有人问我:“这是不是意思是说老外吃包子的人比中国人少?”

不,我觉得可能是你想多了。

我猜测,这大概是绘者构思场景时画的人物设计小样,整理出来放这里了。可能就是有多少用多少,没有别的意思。


版权页、书名页。

左页是两位作者的介绍和版权信息。

右页是书名+画+一段文字。小画上包子爷爷在给毛毛讲故事,手里拿的那本《三只包子》是致敬《三只小猪》;文字是:

“有个小男孩叫毛毛,他非常非常喜欢吃包子。

我知道,你也爱吃。”


从这个孩子的名字叫“毛毛”,我猜测,文字作者袁晓峰老师是不是江浙或者湘鄂一带人?在我的印象里,好象只有这一带的人管小孩叫“毛毛”、“阿毛”、“小毛头”。祥林嫂的孩子就叫“阿毛”;宁波有地方特产食品品牌叫“阿毛”。我小时候看过一个电影《笑》,黑白片,是个相声合集,里边的《计划生育好》,讲到有个年轻人生了一窝孩子,早上叫起床,要喊“大毛二毛三毛四毛五毛六毛七毛八毛截住......起床了!”——这也是海派相声。

反正我没听过东北人管小孩叫“毛毛”。还有我知道的:西北人管小孩叫“娃娃”(例句:“那个男娃娃,那个女娃娃......”);吴语方言区叫“囡囡”、“囝囝”;广东人叫“仔仔”;台湾人是不是管小男生小女生叫“弟弟”、“妹妹”?

P1-P4

P1-2是个通栏,画放学的毛毛走在回家的路上,经过一个包子铺。

绘者画的显然是自己的童年记忆。

太阳已经落山,西天一片红彤彤,街道要黑下来了。毛毛穿着小白鞋,系着红领巾,背着双肩书包,书包外袋放着水壶,走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沈阳的某个街道。路边停着带大梁的自行车,两边都平房、电线杆子,有小卖部、卖串的小车、卖糖葫芦的,还有个包子铺,里边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热火朝天。


包子铺门外的那盏红灯笼深深刺痛了我的心。

都是张艺谋导演1991年《大红灯笼高高挂》作的孽,这种审美已遍布中国,景区、街巷、皖南村落、九寨风光......哪儿哪儿哪儿都挂着红灯笼!。走到哪儿都让人想起《妻妾成群》里边那一嗓子:“后院儿点灯~~~”

呀呀呀呀呸~~~

P3-4是包子铺里的场景。

左边是前堂,工作人员和食客成群,人物多样:收款员,柜台里的女营业员,排队取包子的,食客有单人、夫妻、同事、一家三口......

右边是后厨,切菜拌馅、和面擀皮儿两条工作动线汇聚到包包子的师傅那儿,还有个带眼镜的跑堂在把刚好的热包子端去前堂。


这一页,如果细琢磨,让人费解的地方还是挺多的。


1、视角。

这个场景的视角,是从包子铺的里边往外看的,不是毛毛从门外往里看。(如果是毛毛的视角,应该从那个花布门帘往里边看;可是在画中,门帘和门在远处,是从里边深入向厅堂里看。

这一点,从绘本的读图习惯来说,视角的转换不利于小读者的代入。全能的上帝视角,大人理解起来没难度,小孩则会感觉费劲。

也许因为从毛毛的视角画不容易呈现后厨?但是,绘本可以千里眼啊。而且这本书本来也不是很讲究透视那一套嘛。

2、时点。

柜台里那两个卖包子的女营业员背后有个挂钟,显示时间是三点四十;后一页,毛毛进家时,他家的日历显示这是11月20日,他家的时针指向三点五十。这显示绘者心中的时点设定是一致的:大概下午3:30-3:40左右放学,十分钟走到家。没毛病。

大东北的11月下旬已经供暖了,天得早,所以夕阳西下满天红霞暮色将至也对。

可是,下午三点四十这个时点,包子铺里生意这么好?还有人喝酒?大东北男女老少都不上班?这不合理啊!


3、衣着

既然是11月下旬了,包子铺里的人穿得少很合理,因为是室内,通暖气的。前一页毛毛的衣服就不合理了,这时候已经应该穿棉袄了。


4、吊扇

既然已经通暖气了,按老规矩,头上挂的那些个吊扇,就不应该留在那里落灰了。吊扇的页片应该拆下来擦洗干净,用报纸包上,放进储藏室,等到明年天热再装上了。


5、电视屏幕

排队等着取包子的队伍头上有个电视机。屏是空白。这是绘者忘记画了吗?

这么热闹的包子铺,电视机应该也哇啦哇啦开着一起热闹。

白屏啥意思?


(未完待续)

这篇文章才写到P4,已经三千多字了

我的话真多!

刚才比对了一下,我写的居然跟千聊讲的很多地方不一样

老年痴呆前兆吗!

赶紧停下歇歇,干点别的去。


等不及我啥时候写完的,就去千聊花80分钟听吧。



热门文章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