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电子游戏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资讯 / 正文

忆1990西藏大试车(上)

(2019-08-18) 网游资讯

编者按:1990年5~7月,解放军装甲兵部与机械电子工业部(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前身)联合组织了一次装甲战斗车辆青藏高原大试车。8种新型试车队从青海格尔木出发,沿着青藏公路摩托化行军1 500多千米,翻越海拔5 000多米的唐古拉山口,经拉萨直插日喀则,在日喀则进行了坦克炮和反坦克导弹的射击试验后,再原路返回格尔木。这次试验获取了装甲车辆在4 000米以上的高海拔地域行军作战的宝贵数据,堪称古今中外装甲战车史上的一大壮举

 

1990年5月,总参装甲兵部奉上级命令,组织我国自行研制的8种新型坦克和装甲车辆赴西藏参加试验,这次试验由装甲兵某研究所牵头,机电部下属的车辆研制单位负责技术保障参试车辆,包括刚刚定型的88式主战坦克、大量装备部队的59式中型坦克、86式履带步兵战车和正在定型试验的523轮式装甲输送车,此外,还有抢救牵引车、坦克平板拖车、指挥车、运油车等多种装甲车辆共30余辆。试验的主要目的是考核装甲车辆在高海拔地区的通行能力和编队行驶的战役机动能力,并且摸索我军在西藏预设战场区域装甲兵部(分)队实施作战的可行性和后勤技术保障能力。5月底,军方和工业部门各单位在青海省格尔木市集结。6月初,全部参试车辆沿109国道,向海拔5 000米的唐古拉山口进发。

闯过“生命禁区”

从格尔木市出发,第一天的目的地是海拔3 450米的纳赤台,藏语意为“沼泽中的台地”,因为这是刚刚进入了高原地域,所有人员的高原反应还不明显,所以在这短短的100千米路程试验中,一切都很顺利。

第二天从纳赤台出发,目的地是300千米以外的沱沱河兵站。沿途雪山、草地、冰川、蓝天白云,迤逦的高原风光,美不胜收。据向导介绍,我们来这里的季节恰逢旅游观光的好时候,沿途有昆仑山冰川冻土国家地质公园,有终年不冻、美名远扬的不冻泉、著名的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母亲河长江的源头楚玛尔河与沱沱河、海拔4 700米的长江第一桥——沱沱河大桥。然而,试车队即将迎来的除了这些美景以外,强烈的高原反应也慢慢袭来。而这段风景最美的旅程也成为了试车队最艰难的历程。

在青藏公路上流传着“到了五道梁,哭爹又叫娘”、“纳赤台得了病,五道梁要了命”的谚语,故这里被世人称为“生命禁区”。高原反应是在刚进入海拔4 000米以上地区时,因为高度突然增高,人体来不及适应,而产生体内氧气供应不足的病症,海拔愈高,过渡时间愈短,产生的反应就愈剧烈。急性高山反应一般多发生在开始登山的24小时内。根据我的切身体会,高山反应白天一切还好,可是到了晚上,没睡多久就被疼醒了,重感冒似的症状袭来,胸闷、呼吸困难,头像炸了似的,浑身关节像散了架,好不自在。好在军区招待所对此早有准备,每张床边都备有氧气瓶,疼醒了就吸氧,吸上20分钟,缓解了再睡,再疼,再吸,每晚好几次,两三天后才一切恢复了正常。有的同志反应比我重,还进过高压氧舱。

正当行军到不冻泉和五道梁时,大部分同志就开始出现头昏、头疼、恶心、胸闷等一系列症状。晚上到达沱沱河兵站时,高山反应更加剧烈,多数人嘴唇发紫,头痛欲裂,不少同志高烧、呕吐、腹泻,连在西藏工作了十几年的试验大队副政委也被抢救了一次。这里是此次试验最严重的考验。车队领导个个强打起精神,一方面组织抢救重病号,一方面做思想工作,动员大家与高山反应作斗争。具有优良传统的人民解放军指战员和具有老兵工精神的参试人员,以其坚强的意志和顽强的作风,终于战胜了高山反应,闯过了“生命禁区”。


“世界屋脊”的抢修任务

车队通过海拔5 231米的唐古拉山口后,进入了西藏地域。在海拔4 500米的高山上,由于气压过低,59式坦克发生了严重故障,这主要是由于水在六七十摄氏度就会沸腾汽化,致使发动机冷却水管爆裂、冷却液流失,最终导致发动机烧毁。更困难的是,试车队没有携带备用发动机,这个又大又重的铁家伙面临被扔在渺无人烟的荒山野岭之上的窘境。有的同志给出主意,看能不能用平板拖车把坦克拉到最近的兵站,以后待试车完毕后再拉回格尔木。但这样做也是有遗憾的,59式坦克就失去了参加此次西藏试验的大好机会,太可惜。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从西藏军区传来好消息,他们在拉萨正好有一台62式轻型坦克用的发动机,由于62式轻型坦克在研制的时候基本是仿照59式坦克,素有“小59”之称,所以其装配的柴油机也可以安装在59式坦克上使用,但唯一的区别是59式坦克选用的是12150L型柴油机,与62式坦克选用的12150L-3型柴油机的功率相差66千瓦,这就造成了“小马拉大车”的局面,而且在青藏高原上空气稀薄,对发动机的要求更加严苛。即便如此,试车队仍然坚持将59式坦克留下,从拉萨紧急调来发动机,实施就地抢修。其余车辆继续按原计划行军试验。

   换装坦克发动机需要“开膛破肚”,维修人员打开动力舱以后,需要断开前、中、外三组柴油箱以及柴油分配开关管路、手摇柴油泵、低压柴油泵、高压柴油泵、柴油粗滤清器、精滤清器、喷油嘴、电路等一系列管路,然后吊出旧发动机、吊进新发动机,再将刚才切断的各个管路重新连接上,最后装好动力舱盖才算完事。鉴于技术复杂,更换发动机一般都是在条件较好的维修车间进行。然而这次是在空气稀薄、氧气很少的世界屋脊上进行野外抢修,难度可想而知。不巧的是,老天也在故意考验我们的意志和能力,一会儿大雨倾盆,一会儿风雪交加,一会儿冰雹劈头盖脑,修车过程中居然经受了七场雨、雪、冰雹的洗礼。然而,我们的维修人员个个都是好样的,就在如此恶劣的天气下,顶风冒雪,不辞辛劳,累了喘几口大气,饿了啃几口方便面,紧张的工作,不但使他们忘记了苦与累,而且也制服了高山病。连续奋战18个小时,终于完成了世界屋脊上更换发动机的抢修任务,锻炼了我们的意志,证明了我们战地抢修保障能力。

新换装的两台发动机虽然马力较小,但是很争气,经过169千米的连夜行军,这辆经过野外大修的59式坦克终于在当雄赶上了试验大队。

热门文章
最近更新